攥紧石头

影日《单细胞的爱情是巧克力味的?》
嗷嗷嗷嗷嗷!没有赶上910!!!!呜呜心好痛💔
其实是想了好久的梗了,趁910一鼓作气赶出来,结果半途睡着了…(ノ-_-)ノ~┻━┻
*小小私设不要在意
*唔有点ooc
*本来想的炖点肉的,结果还是无力清水了
*少女心有点腻慎
*噗小学生作文水平慎
*情人节梗
*唔貌似没啥了,迟来的贺文,祝食用愉快!!!~\(≧▽≦)/~
——————————————————

又到了快要考试的日子。

尽管内心无比渴望午休奔到排球部去偷偷练习,可是被大地前辈和菅原前辈一黑脸一白脸地警告过绝不许落下成绩之后,只好临时抱抱佛脚,来仁花酱这里补习英语…

“啊啊~影山现在一定在排球部练球啊真好啊……”无心学习,日向只有捏着笔神游,无比羡慕着可以不用来补习的影山。

“日向!日向!”一只白皙的手在日向眼前晃过,日向一抬头,果然看到微怒的谷底仁花奇怪的看着他。

“日向君,你有听到我刚在讲话吗?”

“呃…对不起!仁花酱!我走神了…”日向双手合十,诚恳的道歉,“那个,,你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明天,是,情人节哦!!”仁花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光点。

“唔…那是什么?”日向歪头。

作为一个从国中开始就专心投入排球练习的排球笨蛋,让他知道这种与排球无关的节日(难道有与排球有关的节日吗噗自己忍不住吐槽起自己)

“就是一个给喜欢的人送出巧克力表白的日子!”仁花握拳

日向挠了挠头,“喜欢的人啊……”

“翔阳有喜欢的人吗?”

“唔,有啊。”日向扳着手指头数着“爸妈,妹妹,排球部的大家,清子学姐,仁花酱……还有”

“stop!”仁花打手势阻止日向继续说下去。瞪大眼睛强调“我是说,爱情!唯一的,对你最重要的人!非常重要!”

日向透过一旁的窗户看向校园,托腮,做深沉状……

“影山!”在目光不经意地飘向排球部的方向时,那人的名字便自己冲出了喉咙。

“哎?”日向似乎才反应出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顿时手脚慌乱支支吾吾不知如何辩解,只好胡乱的抓起书本遮住自己的脸,却忽略了未能遮住的一只绯红的耳朵,与仁花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

——————————————————
“辛苦了!今天就到这里!”

影山擦了擦汗,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偏头,有些疑惑。

『今天是不是少了什么?』

“影山影山影山!”

『奥!』
『少了这个!……某个笨蛋的声音……』

“笨蛋日向,喊一次就够了。”影山手里拍着排球朝场中走去,“快点练习啦还愣在那里干嘛。”

“嗯……那啥!”日向神情不太自然,低头搅着手指,随即一咬牙边喊边夺门而出,“我今天有点事就先回去了!”

仁花在一旁小声地说了句“再见影山君”,也出了门,去追那个已跑了老远的日向了……

看着两人一起消失在拐角的身影,影山不自知地皱起了眉,克制不住想说什么,但最终只化作唇齿间一抿的一声,

“啧。”
——————————————————
第二天,午间。
情人节的味道已在乌野的校园萦绕了半天时间却丝毫没有散去的意思。

偌大的排球部,部门紧锁,里面却传来一声声如重炮轰击般的闷响声,当下,只需偏头望一旁半开的窗户便知其中蹊跷。

“碰!”

筐里的排球已经尽数拍出,影山气喘吁吁地躺在满地的排球中,看着从窗口斜射进来的几缕阳光出神。

阳光,被一个排球阻了去路,便投下一道椭圆形的影子。

他舒了一口气,闭了眼,第一次,愿意直率的去思考自己的毫无头绪的感情。

片刻,影山皱起眉,一团乱麻毫无头绪。

“哒!”不大不小的落地声响起,日向便已轻巧地从窗户翻进。影山正纠结着,并未发觉。

“喂!影山!唔……你在干嘛啊?”

影山听出是日向的声音,顿时又是克制有些不住的欢喜,又是一阵不知所措地头痛,便背过身去。

“那个……影山,我,唔,”日向走进,跪坐在他旁边,手背在身后,不知藏了什么,嘴里支支吾吾说个不清。

影山终于有些疑惑的坐起身。

“干嘛……?你中午不是要……”

影山话未说完,突然被打断,午后温热的风从窗口吹来,将日向斩钉截铁的话语在他耳边扩大无数倍。

许久许久,直至末尾“你”那个字的回音在排球部中散尽,影山才反应过来。

影山觉得自己此时脸上滚烫极了,看着身旁傻傻地用一个礼物盒掩面却又漏了两只彤红耳朵的小不点,微舒了口气,轻不可闻地喃喃“笨蛋日向,这次算你赢了”

然后,伸手将日向挡脸的手拿下来,反攥在自己手中,正色道:“日向。我也喜欢你。”

午后。

暖风。

排球。

光与影,
互相重叠。笨蛋们的爱情,融化在两人的口中,弥漫着巧克力味的甜腻香气……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