攥紧石头

小凑兄弟都太可爱了吧!!舞台剧的小凑兄弟也可以说是是难兄难弟了😂😂亮介一直眯着眼好辛苦,同时春市的刘海逼死演员哈哈哈被问到的时候大河诚实的说 其实看不太到😂😂

『御泽』短打小甜饼。

肯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我和你牵着手走过繁华的街头
看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
我会搂着你的脖子 看着你的眼睛说
你真可爱 我好喜欢你

看到这段话,第一反应是御泽 两人都已是职棒队员 一

年中总是忙于队伍训练 也许在某个休赛期的假日 两个

人都可以空闲下来 一起 戴着棒球帽 在夜晚的都市 或者

什么中心广场之类的 突然因为 谁的一句话 或者旁边情

侣的互动 而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不满足于悄悄的紧紧

的牵手 就在一片城市的灯光下 相拥,忘情地相拥。

稍矮的泽村环上御幸的脖子,御幸的手臂搂着自家投手

的腰,五指张开,稳稳的托住了对方挺起的腰,那是最

亲近的姿态。

仿佛成了世界的中心。

御幸:“泽村,你真可爱。”
“我好喜欢你。”

泽村:“你说什么?”

假装没听清,在对方似要发怒的前一秒,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一如往昔。
“我也是。”
“我也好喜欢你。”
“御幸前辈。”

ps.
其实有想过 多年后 荣纯和御幸在一起了之后 会怎么称呼对方,改来改去,还是叫“御幸前辈”吧。
莫名喜欢荣纯叫御幸 “前辈”的感觉。仿佛很久以后 他们对于对方 也还是如高中时那样一直没变的 简单而又纯真的感情。

开头的句子是网上看到的,算是借用吧。

钻A第二部42话延伸脑洞&石头自己的理解

打棒球不应该很开心么?为什么要哭呢。

在空无一人的室内训练场,牛棚的灯还亮着。

只是荣纯却没有练习,而是在安静的发呆。这对于一个
成天吵吵嚷嚷的大笨蛋来说真的很罕见。

也许只是偶尔,他才会感觉有点伤心,也许来不及伤心,就已经忘记。

结束了训练,荣纯气喘吁吁地擦着汗。

他低着头,毛巾掩盖下,泪水已经盈满了那双黄金的眸子。

荣纯紧紧地握着棒球,一闭眼,今天赛场上的种种就仿佛刚刚才发生,那时候胸口中熊熊燃烧的火焰,名为不甘心的烈火,终于在此时要将他焚尽。感觉到很痛,仿佛紧紧被攥紧心脏的痛苦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好难过。”

“棒球会让人这么难过么”

荣纯想起以往和若菜他们打棒球时,是那么快乐,即使每次参加大赛永远是一轮游。

正因为渴望更多的比赛,更多的上场机会,更快乐的打棒球,他决定来到青道。

在青道这么久,他体会过很多,胜利或者败北,分离或者迎接新生,恭敬地喊着前辈或者有一天也被叫做前辈……

不。。。

还没有结束呢!夏天还没有开始不是么?大家,青道的各位,我们一定会在夏天打进甲子园的!

我也会成为王牌的!为了球队做自己能做的事!目标很清晰不是么?

“可恶!”
“我在做什么啊?!”
吸了吸鼻涕,荣纯一抹眼泪。

“啊牙白!都这个时间了?!明天还要早起啊!!”
“快点去睡觉!!”
“吆西!!”

当然,眼睛红红的笨蛋偷偷溜回5号室时还是被仓持因为偷偷过度练习不注重身体状况晚归宿舍等“罪名” 用关节技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果然荣纯不适合眼泪呢。烦恼什么的很快就想通了丢在一边 只一心向着目标努力就够了。(不要为自己的烂尾找借口了喂


&石头的碎碎念。

漫画看到青道春季大赛败给市三高时,说实话一开始心里很不开心,心爱的泽村小天使又一次被寺爹虐,荣纯在上场打击时的回忆真的更扎心,在荣纯自信满满的请求监督完投,而监督却选择最后一局交给『王牌』降谷。那时候荣纯压低了帽沿,什么也没有说。这一次,荣纯在心里问自己,王牌与继投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么?王牌就会被信任到那种程度么?所以对于笨笨的小天使来说,他可能这才初次认识到王牌与继投之间真正的差距吧。或许以前还只是觉得王牌就是队伍的一个核心能够有更多的上场机会完投机会而已吧?

后来想了想,突然也不那么生气了(当然还是心疼 荣纯认识到这件事之后 他对于王牌的执着应该会更近一步了,也更加清晰自己的目标,要成为的王牌,是什么样的,要成为一个怎样的投手,所以,这件事,可以说是荣纯成长的一个重要阶段。

而这些问题正恰恰是目前降谷所面临的。监督在棒球日记本问降谷,他想做的日本第一的投手是怎样的,降谷目前正在探索中,而或许此时的荣纯已经走了大致的结论了吧。鸣说,在见识过甲子园之后,降谷就像曾经的他 现在站在了一个分界点面前。那么,或许可以说,荣纯已经不经意间度过了那个分界点,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为一个投手的职责,了解自己的武器,能为队伍做什么贡献,他虽然还不是王牌,但是在接下来的练习赛中,荣纯的强有力的投球和安定性已经足以证明他王牌的资质。当然成为王牌是什么时候还得看寺爹的心情……

当然也希望降谷可以快点走出迷茫啊,前辈们都在默默关心你呢 不要再弄伤自己了好么?每一次看到降谷受伤,虽然漫画中总是没有画出什么表情的样子,可还是很痛吧?加上心里的压力 啊压力这种无形的痛苦才是最难以摆脱的  

后来练习赛,降谷每次在一旁静静地看荣纯比赛时,寺爹总是喜欢画降谷的背影而不给正脸的表情,我总在想,那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估计还是平常一样的面瘫表情,可是却总让人感觉莫名伤心。这个冷面的少年心里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可他在日记本中的话却那么真挚坦诚,“想要带领队伍成为日本第一”。。

唉。投手这种生物就是奇怪啊。坚韧不拔而又脆弱不堪。

唔类似就是一堆不良次次找圭的麻烦次次海哥都来保护圭的感觉吧(?)
p1 海斗-你们这样以多欺少,不太好吧。
    不良-啧!这家伙又来了!喂!永井圭!有种别躲在你男人身后!
    永井-……
    海斗 (有点开心)
p2 永井 刚才…那家伙说,,谁是谁男人?
     海斗 呃……

草稿是真的脏T_T但这不能阻挡我对海圭海的爱!
永井和海哥之间呢总感觉谁都不会被动地做受方呢 初恋嘛就两个人换着试试喽😝而且圭总有一种女王受/攻的感觉呢!

#涂了个荣纯小人#

可爱过头了吧荣纯

御幸你老婆(划掉)搭档真棒(鼻血)

在复习漫画荣纯刚学变化球的地方,荣纯小天使真的越看越可爱了!!!

冷坑中的曙光。
赞美太太!

在下是水吉:

@广君 小可爱的点图

ibm是个好东西

顺便安利大家《亚人》
真的超棒的!海哥真是标准好男人

#出胜?#
上色?

不存在的。

还有简直想象不出来咔酱一口不知哪里的中国方言和儿化音的样子……

还有小久怎么都画不像😭卷毛好难画

打棒球的咔酱!是和很暴躁的投手呢括弧笑
嗯我前的发的绿谷当然是捕手喽!投捕搭档什么的很不错吧?
一年级的绿谷是仍然像小时候一样面对小胜比较怂,所以在给小胜配球的时候当然会比较坎坷辣

入部之后的非正选练习比赛
“play ball——”
比赛开始,第一局作为守方的是一年级队伍。
捕手的位置,绿谷考虑到这是初局的防守,第一个打者必须牢牢守住,否则会对本队气势不利。
根据自己笔记本上对小胜擅长球种的分析,绿谷匀速打下示意内角球的暗号。
不远处投手丘上的爆豪压了压帽檐没有丝毫理会的意思。
爆豪扔下手中的滑石粉包,举手,抬腿,重重的落下!
“碰——”棒球进入手套的声音。
“好球!”
这球,绿谷是有些艰难地接上的。
因为爆豪投了一个完全远离内角球范围的外角球!明明自己已经做了暗号还移动到靠近打者的位置了!
“不好意思裁判我请求暂停。”
绿谷摘下头部护具,走到投手丘上。
“小胜为什么不按照暗号投球?”
“啧要你管才不想听区区一个的废久指令呢!”
“可是如果我刚才没接到打者就会上垒了!”
“哼这种程度都接不到的话你根本没资格做我的捕手搭档!”
“……”
————像这样?
顺便说下,我设定的轰总也是投手哦!
这样就会出现
「绿谷,接我的球。」轰总
「啧废久要跟我做投球练习对么废久!」爆豪
绿谷默。
绿谷最后决定去做打击练习。
——这样的情景
顺带一提,轰总是个很符合轰焦冻性格的投手(所以说大家懂吧怎么感觉和降谷角色有点像……???

好想写出来然而脑洞有余笔力不足……